人人有角度,多係無深度,誰知境與象,專要深角度。

曾經,與友人夜遊山城九份,憩飲於九份觀海樓時,見其內部裝潢簡陋且俗不可耐,卻播放著戴夫.布魯貝克(Dave Brubeck)之爵士樂,座中或飲咖啡,或飲茶酒,中西飲食,一概俱有,其品味之混亂,不免令人心生蘇東坡「世間哪有揚州鶴」之譏。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