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每一個時代都是難的都是糟的∕但到底是什麼讓我幻想他∕讓我傾斜∕把我倒光∕我解釋我的到達,每一次∕把旅館裡漿過的∕折在床縫裡的被單∕用力拉出來如果我是這∕無數因果中的千萬種幻覺之一∕他也不見得是地獄」(夏宇∕Salsa∕多出來的6個小時)

第一次到日本,驚訝這個國家新舊結合的姿勢。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