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有一天要把我丟到很遠的地方,任何地方都可以,就是不要拉丁美洲。」──布紐爾

曾經深深以為美國導演亞瑟潘Arthur Penn 1967年的電影「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乃是影史上雌雄大盜的經典,雖說華倫比提與費唐娜薇一再以搶銀行的冒險刺激來取代兩人之間乏善可陳的性愛關係,但是骨子裡那股渾然不把國家與社會道德體系放在眼裡的浪漫頹廢氣息,卻在最後藉由兩人自投羅網被射成馬蜂窩的那場戲帶給所有觀眾﹝不論哪個時代﹞最亢奮也最哀傷的高潮。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一直都坐在最前排看電影。

理由正如義大利導演貝托魯奇在「巴黎初體驗」﹝The Dreamer﹞的說法:為了避免觀看時受到眼睛與銀幕之間的第三者的干擾。除非遇上像Dogma95那類強調手持攝影機拍攝、每場總要把幾個觀眾晃到作嘔才甘心的片子,我總是想坐得近一點。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以切格瓦拉之名,這絕不是「兩個平行生命的短暫交會」……

看完「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The Motorcycle Diaries﹞,上面那句片頭字幕又再次出現,第一次看到有導演這樣小心翼翼地替自己的影片「定調」,我想這裡面應該有值得玩味的地方。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看完周星馳首次赴好萊塢執導演筒的新片「功夫」,羅列了一下在觀影過程中聯想到的中外電影,竟有22部﹝註﹞之多,如果每一部都拿來詮釋發揮一下,當可寫出洋洋灑灑數千字的「嚴肅」影評,但是真這麼做實在太無聊了,而且反而無法點出「功夫」的精神。

正如吳孟達在「少林足球」中所說:「足球,不是這樣踢的」;「功夫」,也不是這樣看的,如果真要這樣看,那麼「功夫」就不值一看了。我對「功夫」的看法很簡單,只需思索一個問題:到底是誰打通周星馳的任督二脈?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愛情很愚蠢,一切都是權力鬥爭。對他忠心他不肯操妳,背叛了他他卻來操妳,他們不會以為妳出賣了他,他們只感覺妳在疏離。」(凱薩琳.布蕾亞,「羅曼史」,法國,1999)

這幾屆金馬影展經常給人一個印象,就是片單愈來愈長,戲院愈來愈爛,影評人愈來愈良莠不辨,而觀眾也愈來愈無所適從。於是真正值得趕的片子仍然不出前幾屆最熱門的那幾部,而趕熱潮的無頭蒼蠅也仍然每年趨之若騖。等到影展結束,一切立刻復歸平靜,偶而片商還會後續推出賣座及口碑較佳的片子再炒一次,但除了讓片商多累積一些鈔票、主辦單位多累積一些名聲之外,天知道這樣的影展究竟為我們的電影文化累積出什麼成果?又培養出何種電影品味?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