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ave you ever danced with Devil in the pale moonlight?
──Joker(Performed by Jack Nicholson in film, BATMAN, 1989)

四年前,我看了一部如今已記不清的劇情的片子:里歐卡霍(Leos Carax)的「壞痞子」(Mouvais Sang),對片中的男女主角,丹尼斯拉方(Dennis Lavant)和茱莉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兩個人半夜不睡覺在那兒講些有的沒的,很有高達「斷了氣」的感覺。但是這部片的特殊風格,卻有股致命的吸引力使我後來的大學生活也逐漸走向這種「黑得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愛是孤獨的,雖然愛必須參與──杜思妥也夫斯基

1995年3月13日,以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為首的4位丹麥電影導演,發表了一份〈Dogma 95〉宣言。這份宣言表面上是這幾個導演在影像工作上所共同認可的自我規範,實際上卻等於是向著丹麥本土的政治、社會,甚至當代資本主義運作下,所產生的所謂中產階級品味、藝術觀,甚至價值觀進行宣戰,其重要的程度已可視為一個政治事件。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2000年台北金馬影展一開始賣票,我翻查片單,第一個勾選的片子就是陳果的「細路祥」(Little Cheung)。我買的場次恰好等於是此片在台灣的首映場,大約是英雄所見略同吧?進場時還看到演員金士傑,背著個破布包包,在燈暗之後,迅速竄到後排就坐,然後電影開演,那時還是熱天午夜的9月初……

9月底隨著公司旅遊再度造訪香港(去年11月才去過一次),出發之前特別再把陳果的成名作「香港製造」(Made in H.K.)租回來看了一遍,老實說,這些觀影經驗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我這次香港旅遊的行程安排,也讓我見到了一些可能是許多香港本地人平常視而不見的東西。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個城市需要灌腸。(This town needs an enema.)──猜猜看這是在哪一部電影裡、誰的名言!

去年11月中去了一趟香港,始終找不著一個對的時間,或者說一個對的心情,把香港之行的許多觀感好好做個整理,直到我看到了陳果的香港三部曲之二《去年煙花特別多》(The Longest Summer)。他的首部曲是《香港製造》。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有一個悲劇不超越。(There is no tragedy without transcendence.)
──《悲劇之超越》,亞斯培(Karl Jaspers),葉頌姿譯,巨流,1970

《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s Day)是一齣奇幻喜劇,它的奇幻之處在於題材的超越性。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最近看了一部由勞勃迪尼洛主演的電影《千鈞一刻》(15 Minutes),看完之後卻讓我想起1994年奧利佛史東導演的《閃靈殺手》(Natural Born Killers)。以兩片呈現的內容題材而言,後者顯然具有絕對的討論空間。

《閃靈殺手》可說是比利時黑白半紀錄片《人咬狗》(Man Bites Dogs,1992)的好萊塢版,暴力、血腥不相上下(後者似乎更直接、更突顯,但兩片都已到了令人作嘔的臨界邊緣),卻更加炫惑,甚至混亂。它不像《發條橘子》(Clockwork Orange,1971)那般冷靜、具說服力(奧立佛史東當然不像庫柏力克那麼沈得住氣);也不同於《我心狂野》(Wild at Heart,1990)的極度剝削(如此也突顯了大衛林區的能力極限)。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長久以來,台灣電影最常見的兩個白日夢就是:沒拍過電影的影癡們總是妄想能當導演拍電影,拍過電影的影人們則總想拍一部像《臥虎藏龍》那樣令全球媒體叫好叫座的電影,儘管他們之中或許有人承認這是個白日夢,或者否認自己不曾做過這樣的白日夢。

然而,近來在公視重播的陳玉勳的《熱帶魚》,再次以國片難得一見的諷刺喜劇姿態出現,並坦言「獻給全天下愛做白日夢的人」,於是我們不禁要問:「究竟他是勉勵那些愛做白日夢的人繼續做下去,還是勸他們勇敢接受現實,別再做夢了?」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想這一切都是由於我太過浪漫的緣故。

高中時認識一個南部女孩,可以在畢業旅行途中丟下全班同學跑去找她;那時候以為追女孩子是再浪漫不過的事。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