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電影一開始是無聲的。

自從有聲電影發明以來,影片中的聲音就逐漸被視為是影像的附庸:不是影像的注解,就是輔助影像的情調,或者烘托影像的氣氛。影像本位主義者自然可以振振有詞:電影無聲從未減損影像的吸引力,但是只有聲音卻無影像的廣播劇卻不可能受到相等的重視。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日﹝6月16﹞在誠品看了李香秀2000年即已拍畢的紀錄片「消失的王國──拱樂社」,映演後有學者參加座談,分別是陳儒修、林鶴宜、齊隆壬以及邱貴芬,學者們的意見均未出乎意料之外,唯台大戲劇系主任林鶴宜對現今歌仔戲的發展做了許多報告,打破許多刻板印象。

基本上我肯定導演對於本土文化的關懷,雖然是呈現光復後至無線電視開播這個時代的一項台灣庶民娛樂,但是對於台灣現代的娛樂文化很可以抓出一些脈絡進行反思。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大敵當前」﹝Enemy at the Gates﹞是一部以史達林格勒攻防戰為背景的戰爭片,但我在這部電影裡看到的卻是兩個三角關係:


男主角裘德洛Jude Law是個神槍手,在戰場上卻連把槍都搶不到,只有裝死躲避,卻因緣際會地救了政戰官喬瑟夫費恩斯Joseph Fiennes。政戰官見識到裘德洛的斃敵神技,同時也意識到紅軍需要一個提振士氣的偶像,於是趁紅軍指揮權力更動之際,把裘德洛一舉推上檯面塑造成民族英雄,兩人之間相互提攜又是生死交情,卻因為蕾秋懷茲Rachel Weisz﹝神鬼傳奇的女主角﹞的介入而成為一種三角關係。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看「暗潮洶湧」裡女性政治鬥爭的典範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老子,第二十二章)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詩喚起我們的想像力,且不知不覺地在我們心中展開一切意象。就這樣使我們緊緊地抓住實在。」

「每一首偉大的詩都具有不能為詮釋所化解的意義,它們僅能提供詮釋的方針而已。設若完全理性的詮釋是可能的,則詩成為多餘──事實上,最初就沒有真正的詩底創作,只不過是詮釋藉著這些無形又無法分析和化解的基本視觀,提高某些要素的可接近性,而使它們清楚地顯露出來罷了。」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評邱貴芬〈從戰後女作家的創作談台灣文學史的敘述〉

費了半天工夫讀完,心中有些光火(此火且先不談容後再稟),先說邱貴芬原文吧!開頭第一句就令人哭笑不得:『許久以來,一部完整無瑕底台灣文學史的出現,是台灣知識份子共同的願望。』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新世紀,表演工作坊推出了一齣大戲《千禧夜,我們說相聲》。坦白說,以表坊過往的成績來檢驗,此戲,令人失望;就某種歷史層面而言,甚至可說已將相聲這種表演形式在台灣的發展推進了墳墓。

細數表坊歷來所製作的「相聲劇」(此處依賴氏定義,非傳統相聲,而是以相聲為主要表現內容的舞台劇):1985年表坊的成名之作《那一夜,我們說相聲》,五個段子從當代回演到清末,不僅形式安排具戲劇結構為傳統相聲所無,包袱扣緊整個台灣社會的歷史記憶(演出時雖然尚未解嚴,但談重慶抗日不談國共黨爭,擺明在意識形態上服膺國民黨史觀),也算抖得巧妙清新;李立群、李國修的說學逗唱縱然不及傳統相聲演員工夫到家,卻正符合創新所需,若找傳統相聲演員,反而格調扭曲、風格畸形;為舊傳統賦予新創意,居然令相聲起死回生,這是「那一夜」的大成功處。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是「九九」還是表坊?


「創作社」的最大問題出在製作,這卻剛好是「九九劇團」的最強項。光看「九九劇團」的四位創始團員:陳立美、陳立華姐弟,以及趙自強、劉亮佐,就知道這樣的組合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已可說是藝術學院系統結合「表演工作坊」的延伸,而且這四位台灣劇場的中生代菁英,其表演及製作經驗已經不僅止於劇場,甚至與電視的戲劇製作環境也有相當密切的關係。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創作」能否久久?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天亮以前我要你」、「今晚菜色如何,娘子?」看90年代末的台灣劇場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