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二戰結束60多年後,山田洋次導演的「母親」在日本現代史及電影史上可說具有兩個重要意義。

首先,它並不只是呈現二戰時期的日本庶民生活而已,更重要的是日本左翼史觀的「翻盤」。由於戰敗,主張反戰的日本左派在戰後聲勢壯大了好一陣子,不過自60及70年代兩次反美日安保條約的運動之後,左派的力量聲音慢慢消減;而後至蘇聯瓦解、柏林圍牆倒塌、中國大陸在鎮壓學運後全國轉向投入經濟的蓬勃發展,在在都讓左派抬不起頭來。在右派及保守主義蔚為主流的大環境氛圍下,要拍一部以一個二戰時期左翼知識份子的家庭生活﹝當時他們可是被視為「非國民」!﹞為主的電影,可真需要一點勇氣!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瀕臨崩潰邊緣的學運 ● 686

聽瓦礫開講《看哪,我們這些假左派》,言道「無腦學運」一節,頗令人會心,頓時聯想到兩部有六四民運情節的電影「動詞變位」、「頤和園」,以及許許多多觸及法國1968學運的電影;原本有意趁1968四十週年時找一部適合的﹝例如貝托魯奇的「愛做愛作夢Dreamer」﹞來「緬懷」一下,後來覺得這種「緬懷」不過是翻歷史餘燼,又想到1998年也就是1968三十週年時,聯經出了一本「法國1968──終結的開始」,趙剛還在譯註小記中說要「讓1968成為本土的一部分」,結果十年過去,該終結的早已終結,該開始的卻也沒見到開始,便覺得或許來點另類的刺激,可能還好過炒冷飯式的「緬懷」。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人被捲入某一歷史事件,不論參與之深淺,由於此事件牽涉影響之大,往往會讓人產生一種幻覺:我們所有的人生都與此事件緊密相連再也不可分割,甚至這事件有多悲壯,我們的命運就有多悲壯。

但這到底是一種幻覺。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恐怖的挑釁 ● 686

戴維‧斯卡爾在《魔鬼秀──恐怖電影的文化史》一書中竟以一部非恐怖片「眾神與野獸」作結,只因此片是關於「科學怪人」導演詹姆斯‧威爾的傳記電影,且意外地提及許多關於恐怖形象的源起和內涵;片中有場戲是詹姆斯‧威爾在和朋友們談論關於好萊塢恐怖文化的枝微末節時感到厭煩,「他疲憊地拍拍自己的腦門,『惟一的魔鬼』,他說道,『就在這』。」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你根據什麼判人生死?真相還是想像?

俄羅斯導演尼基塔‧米亥柯夫的新作「12怒漢:大審判」將1957年薛尼‧盧梅的「12怒漢」改編重拍,其重要性應不輸侯孝賢重拍50年前的「紅氣球」。然而比較兩部片,卻有著極大的落差: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