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生氣,即日起關閉明日報深角度,專心經營無名小站的無角度;至於之前686字的限制也自此一併破除──既然無角度也就無限制了!

昨日在明日報lost掉的內容,簡短再來講一下,主要是要舉一個印證本人對無米樂的距離觀點的例子:「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Born Into Brothels: Calcutta's Red Light Kids﹞

刻正於長春戲院上映
http://www.atmovies.com.tw/movie/film.asp?action=now&film_id=fbel90388789

導演澤娜布里斯基(Zana Briski)深入加爾各答的紅燈區
拍攝的主題不是印度的妓院風光或者光怪陸離的情色場景
而是在那裡面生活著的孩子們
由於對這些孩子們的高度關切﹝這當然也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導演逐漸進入影片之中成為影片的一部分
難能可貴的是導演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
她很清楚自己不是啟蒙大師不是救世主不是田野調查的學者也不是社工或泰瑞莎修女更不是進入城堡裡的卡夫卡
她是個攝影師
所以她就以攝影的方式和孩子們交往互動
因此本片呈現了相當豐富的觀點變換
不但有導演自己的觀點
還有另一協助拍攝但不涉入影片的導演羅斯考夫曼(Ross Kauffman)的觀點
有不同的孩子們的觀點
有孩子們拍攝對象的觀點
甚至後段還有白人世界的觀點
本片傑出的地方在於這些不同的觀點變換之間完全沒有拖沓的不適切感
反而因著導演與孩子們之間同樣真誠的互動而擦出了一段美妙時光
後來導演有心採取更多改善他們處境的行動
儘管內在外在各種因素困難重重而終難獲致圓滿結果
但是至少這部片總算是紀錄下了這段難得的時光
這才該是美麗天堂啊!
這跟那部以以巴孩子們的互動為題材的紀錄片「美麗天堂」﹝Promises﹞完全不同
「美麗天堂」的導演對自己的角色沒有自覺
對自己為何進入影片也沒有自覺
他們不是與孩子們真誠地交往
他們只是把那些孩子們拉在一起做個實驗看看會怎樣
這種方式是我完全不能茍同的

而無米樂的導演雖然沒有進到影片之中
但他們也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以及與被拍攝者的關係
因此才能成就現在的樣貌

同樣的觀點來看吳乙峰的「生命」
可說成也在此敗也在此
吳乙峰要進入受災戶的生命
與他們真心交往
卻找不到適切的方式
於是只好把亡友及老父拉進來向觀眾交心
吳乙峰的真誠我並不懷疑
但他面對那位想自殺的羅妹妹時可以變身成為她的生命導師
面對未成年姊妹時可以變身成為她們的義父
到了那妹妹面臨未成年懷孕時他又變回單純的生產過程紀錄者
面對日本打工的夫妻時他又變成他們的朋友
在面對不同的災民生命處境時吳乙峰無可避免地混淆了自己的角色
因此只有在與亡友的虛擬對話以及老父的背影之中﹝當然也可能還有別的方式但他已經做出如此選擇﹞
吳乙峰才能夠把上述角色統一起來:
「我吳乙峰就是吳乙峰,我有很多面向但是每一個都是我自己」
也因此「生命」的主角變成了吳乙峰自己反而不再是那些災民
許多觀眾不能認同這種方式
此片之備受爭議我也並不意外

紀錄片最重要的就是導演對自己的角色了解夠不夠
以及拍攝者與被拍攝者在這種拍攝過程中應該是什麼關係
這是拍攝紀錄片的基本功
即使作為一個觀眾也應該要有這些概念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生自己的氣的阿餅
  • 看完還是不知道你在生什麼氣也<br />
    可是我也很生氣<br />
    因為我的信件全被我弄不見了<br />
    生自己的氣!!!
  • 686
  • 留言內容當然沒有氣啊<br />
    我是氣自己三番兩次寫留言沒先儲存<br />
    導致在明日報的千字留言化為烏有<br />
    這是我自己白目也就怨不得人<br />
    但昨日當我耐心地重新打好<br />
    為了合字數還分開兩次貼<br />
    結果不知為何明日報竟硬是不讓貼<br />
    我對這種不長進的網路平台已經失去耐性<br />
    所以一氣之下就貼到這裡來了<br />
  • 阿餅
  • 原來和我一樣在生自己的氣
  • 果子離
  • 我是氣自己,寫稿不專心,兩個小時可以貼上去的文字要拖到兩天才完成上傳,以<br />
    致很想把自己腦袋換掉,接別人的腦袋過來~~~~
  • 寶兒
  • 不如這樣就不會氣<br />
    想一個比較帶衰的人<br />
    比如說我 然後說這一切都是這個人的錯<br />
    當然這樣人家會說你們不理性<br />
    <br />
    要不就這樣想 這一切都是天意<br />
    老天安排我走到這一步<br />
    不過這樣 人家還是會說不理性<br />
    <br />
    總之一切氣過就好<br />
    除了果子離"想要把把自己腦袋換掉,接別人的腦袋過來"這點不是太容易<br />
  • 阿餅
  • 想一個比較帶衰的人?<br />
    我認識的人裡大概沒有人比686更衰的了<br />
  • 686
  • 唉唉唉
  • allenj
  • 看了兩篇版主對紀錄片的觀點...<br />
    其實我是覺得紀錄片應該歸類在一種媒體焦點,<br />
    有點接近很深入報導的新聞,但又是也作者角度的價值觀下去闡述<br />
    或是更簡單的單純紀錄,讓觀眾去看<br />
    <br />
    與此紀錄片其實不需要與劇情片做比較<br />
    因為紀錄片沒有叫人下去演戲,捕捉一些別的人生<br />
    所以紀錄片來強調在作者角度與記實層面<br />
    我想是比較妥當的<br />
    我相信一部紀錄片,在那一個時間點,裡面的人物所說過的話<br />
    發生過的事情,一定是來的更多,不絕對只是短短的片長所說的觀點<br />
    所以紀錄片作者會呈現的是他想讓觀眾看的<br />
    好比說討論一個政策事件有利有弊,要是作者觀點覺得利大於弊<br />
    他會想讓大家看到的都是利的部分,反之亦然<br />
    如果說的有點難聽的比喻,可能像是中視新聞觀點或是華視新聞觀點<br />
    自由時報與聯合報的比較<br />
    <br />
    當然像亞倫雷奈的模式,在夜與霧中以納粹集中營這件事情<br />
    用回顧時間歷史的角度下去進行,營造出紀錄片的美學,也是一種相當重要的方式<br />
    <br />
    至於在拍攝上,我覺得會強調在記實這一件事情上<br />
    被拍攝的人他的生活就是那樣子,作息言行等等,甚至也會有因為攝影機,<br />
    有所影響,所以紀錄片作者強調的應當還是記實面上<br />
    <br />
    當然,前提對自己的角色了解夠不夠<br />
    以及拍攝者與被拍攝者在這種拍攝過程中應該是什麼關係<br />
    ,也是相當重要,但是會遇到的變化性我相信一定很大<br />
  • 關在等新聞台自己倒魚
  • 本來聽果子離說新聞台八月底要修好的,<br />
    結果...哈哈,垃圾留言依舊一大堆,<br />
    還有幾個台長不約而同地發現部分文章被系統吃掉了。<br />
    我的詩歌台則出現了幽靈文章,一篇變兩篇!<br />
    <br />
    新聞台我現在去的頻率很低了,<br />
    大概就是等PCHOME自己宣布關台的那天,<br />
    才會正式撤離吧。
  • 686
  • allenj:<br />
    <br />
    謝謝你的說明<br />
    不過你著重在拍攝完畢之後的素裁剪接選擇<br />
    對紀錄片的拍攝者而言<br />
    進場遠比拍攝甚至剪接後製都還要重要的多<br />
    也是成功與否的第一關<br />
    <br />
    關N台魚:<br />
    <br />
    我的舊文懶得搬了<br />
    還是掛在明日報吧<br />
    新文就會全部貼在這兒了<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