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家∕門前有一個繩結∕只有對的人∕能解開它∕進門∕於是在城中徘徊∕像一隻孤單的魂」(短詩一首寄隱)

從東京坐新幹線往北到小山,再轉搭普通車向東到結城。原本預定的行程是從結城、下館、笠間、友部一路殺到水戶再往南回東京。結果因為我那玩攝影成痴的老同學Sammy貪戀景色,五個城鎮裡面真正有去的只有一個半。

待得最久的是第一站結城。寺廟一間一間裡裡外外逛了個透,從孝顯寺、稱名寺、安穩寺、弘經寺,到結城的古城牆遺跡築地屏,幾乎都走遍了。我的老同學Sammy每看好一景,就開始架腳架、測光、取景、換鏡頭、調焦距,等到按下快門通常已是10多分鐘之後的事,不過你若以為他按下快門就算完工可就大錯特錯,那是他攝影的開始!他可能會在原地像個雕像一樣站個10來分鐘,等他要的光線到位、亂雲散去、寒鴉張嘴或是閒人走避,而這時我通常已經寺裡寺外至少走了兩遍。後來Sammy面有得色地告訴我,他最高的記錄是在鐮倉的鶴岡八幡宮前等了4個小時,只為了拍一個無人的空景。如果你沒見過鶴岡八幡宮前那種不分日夜晴雨萬頭鑽動的盛況,只消把它想像成這幾年的貢寮海洋音樂祭就差不多了。

就在這樣一次次的等待下,使我有時間去注意許多特別的事物:例如每座寺門前都會有的「不許葷酒入山門」,又例如稱名寺裡各家供養家臣擺放得整整齊齊的原木手桶,以及明治維新時忠於城主的「小場兵馬自刃之處」。安穩寺裡的親巒聖人像後面立起了一竿衛星天線,而弘經寺前的山門上書「壽龜山」三個金色漢字居然是小篆,走到另一個山門「結城山」也是金字小篆,結城當年是德川家康之子德川秀康的領地,這些淨土宗的寺廟至少都有500年歷史!回頭看到山門前的11面觀音像旁立有「交通安全」四字石碑,則令人不禁啞然失笑。

而我其實記得最清晰的是結城街道上,家家戶戶門前掛著的花草繩結。原本以為這是結城的特殊習俗及名字的由來,後來才發現其實從東京到鐮倉的許多住家也都會在門前掛著個繩結。

然後坐著普通車來到下館,決定不下車,只因同車廂裡兩個女中學生短裙制服加上及膝的潔白襪套,模樣太過可人,在結城車站上樓梯時她們不約而同地把手袋拉到背後遮住短裙下擺以防癡漢偷窺,那近乎反射動作的一致,實在令人徒呼負負!

於是繼續坐到笠間。笠間著名的景點是一座稻荷神社,但在造訪過結城的幾乎每一座神社寺廟之後,我忍不住跟Sammy分道揚鑣,他仍舊去拍他的稻荷神社,我則抓著地圖跑去「笠間日動美術館」。

這間美術館的展品不如何,雖說似乎有點名氣,但我到時才發現那天並無其他參觀者,整間美術館就我一個台灣來的傻大個!

這下我可是如魚得水,在館中優遊自得,自拍得不亦樂乎。此館其實分作三間展示館,中間還有一個雕塑公園,四周種植了千竿孟宗竹,笠間日動之名果然名副其實,我在冬日午後造訪,那日光便似在竹林間穿梭舞動,竹林規模雖小,但如此清涼境界甚至不輸京都嵐山的嵯峨野!

回程時逢笠間小學放學,制服黃帽白衣藍褲彷彿回到幼年時光!

水戶黃門的歷史古蹟無暇造訪,我與Sammy會合後逕回東京,在銀座有樂町站前等候過馬路,當綠燈亮起的那一剎那,千百成群的OL如潮水般湧來,瞬間將我們二人淹沒,在那致命的一刻,我突然想起結城山山門前的「交通安全」石碑。

阿彌陀佛!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阿餅
  • 686的遊記讀來輕鬆有趣<br />
    難得在686文字中窺出一股傻大個痴漢風(笑)<br />
    <br />
    在香港也曾兩次迎面遇到一大群人潮排山倒海向我擁來<br />
    不過不是美少女制服或制服黃帽白衣藍褲,也不是OL<br />
    一次是一大群的外勞<br />
    另一次則遇到在香港算罕見的抗議示烕遊行
  • 686
  •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br />
  • imagelight
  • 也來看看我的東京之旅照片,想必會有不同感受喔!<br />
    <br />
  • 阿餅
  • 罪過罪過罪過罪過罪過罪過罪過
  • 686
  • imagelight:<br />
    <br />
    我去東京時還沒有使用數位相機<br />
    ﹝其實正是那時在秋葉原買了生平第一台﹞<br />
    所以我沒有東京的照片可貼出來分享<br />
    這張照片是笠間日動美術館網站上抓來的<br />
    旅遊照相這件事其實頗值得省思<br />
    雖然我諷刺我的老同學說他拍了那麼多佛寺卻還是參不透無相的道理<br />
    但我自己自從有了數位相機之後也是一股勁兒地猛拍<br />
    我自己很清楚這是紀錄性質<br />
    但是隨行者可不這麼想<br />
    <br />
    阿餅:<br />
    千百成群的OL如潮水般湧來是只有在銀座會遇上的事<br />
    香港外勞我也見識過不過不是他們湧來<br />
    是我在中環公車總站那裡殺進殺出
  • 伊蓮
  • 好過癮啊!<br />
    偌大的美術館只有你一人<br />
    日光竹影間是否出現日本的倩女?<br />
    還是金庸的小龍女?<br />
    <br />
    這種影像總是只想到女生<br />
    出現一個猛男似乎怪怪的...
  • 686
  • 伊蓮:<br />
    因為日光下的竹林太美了<br />
    我壓根兒就沒想到過有什麼倩女出現<br />
    如果有<br />
    我想她也不希望看到我<br />
    而是希望看到布萊德比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