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亮以前我要你」、「今晚菜色如何,娘子?」看90年代末的台灣劇場



※等了十年,原來果陀搭便車走了!

看著今年台灣劇場的稀疏表現,真出奇地讓人失望,即使2000年才剛過半,這個斷語卻幾乎可提早下了,而且一點也不過份。

且不提紅過90年代的表演工作坊幾乎已經銷聲匿跡,連創作之心一向最為熱切的屏風李國修,也只推出了「京戲啟示錄」、「莎姆雷特」等幾齣舊戲重演。

仍然堅持年年推新戲的果陀及綠光則仍然堅持在原地打轉,果陀的梁志民不死心地還是想搞歌舞劇,從「吻我吧,娜娜」、「天使不夜城」、「東方搖滾仲夏夜」到即將上演的「看見太陽」,所推主要是以演員王柏森演唱的花腔為主,搭檔的歌手則從傅薇、蔡琴、齊豫、熊天平搭到林佳儀,十年如一日的新瓶舊酒,沒有培養出任何具有專業水準的歌舞劇演員,只想搭流行歌手的知名度便車,這種炒短線的做法,還有誰有耐心等待果陀?

(雖然如此,梁志民到底還是比賴聲川長進,沒有落跑去搞電視)

綠光的李永豐和羅北安則是跨行借將,居然找來了文藝新貴蔡詩萍來演外省掛黑道老大,又找了新聞主播汪用和來演老大的情婦──坦白說,後者可能還比較有說服力!至於效果,只好看看他們找來的編劇陳玉勳(電影「熱帶魚」導演)能發揮多少作用了,不過從台北票房賣出只6成可見觀眾已漸漸不吃這一套,畢竟不是每個歌手上了舞台都能有像萬芳在屏風「徵婚啟事」那樣樸實自然的表演。

※優人為何下山?

劉靜敏的「優劇場」值得慎重一提,她從90年以來就一直窩在新店老泉山裡,堅持以一種半修練的方式搞她的「優人神鼓」,連演出都不願下山;前年我和朋友「一步一腳泥」地頂著風雨上山來聆賞她的「聽海之心」時,還著實為她這樣的生命熱誠感動了好一陣子。

然而今年她還是下山了,而且還跑到最大的國家劇院演出同樣的劇碼,是為了掙點劇團的維持費用吧?我想。

可是對照起她自己從1987年開始在搞的環境劇場(謝喜納,美國)、貧窮劇場(葛羅托司基,波蘭)等理念,劉靜敏這樣子向制式表演環境妥協我不敢有太多意見,但她是不是也該給當年冒著嚴冬海風,爬上基隆八斗子岬角去看「Medea在山上」的觀眾們一個說法呢?

看看當初和她一起搞「優劇場」的夥伴鍾喬,不願再托庇於山林,修練所謂「東方身體的美學精神」;也拒絕走進燈光美、氣氛佳的富麗堂皇劇院,向保守拘謹的布爾喬亞媚俗示好。而寧願深入土地、走進人民,以菲律賓、泰國、孟加拉等第三世界「民眾劇場」、「解放劇場」概念,成立「差事劇團」,並且以「聶魯達咖啡館」作為劇場日常排練及經費來源的根據地,還結合了一批青年學子,企圖開展出某種對政治及社會意識更深刻的覺醒。

意識形態上你可以不同意鍾喬,但這到底也是葛羅托司基「貧窮劇場」的一種實踐啊!

※當代斷代,瓦舍瓦解

幾個知名劇團如此,其他的則更不知「今安在哉」了:

台北故事劇場的陳培廣和郭子從96年創團的「極度瘋狂」,到99年的「露露聽我說」果然極度瘋狂地找來陳湘琪演了一隻母狗,之後便無消無息。

當代傳奇的吳興國在96年底,再度請出美國當代環境劇場的祭酒宗師謝喜納,到大安森林公園轟轟烈烈演完了「奧瑞斯提亞」,之後便明明白白搞電影去了,當代於是從此斷代。

始終沒能把「鬼子們說垮」的相聲瓦舍,則是再也抖不出新包袱了,此時不瓦解更待何時?

※兄弟姊妹一起來

再看下去,所謂的「小劇場」則是有悲有喜。

自從臨界點的田啟元過世之後,台灣的「小劇場」聲音就似乎愈來愈小了:負笈紐約,寒暑假才回台做戲的魏瑛娟,96年才新組了「莎士比亞的姊妹們的劇團」,幾齣創作戲劇從「文藝愛情戲練習」到「我們之間心心相印」,可說成績不惡,但這兩年又不見了人影,結果是在紀蔚然、黎煥雄等新成立之「創作社」的幾齣作品中,看到了「莎士比亞的姊妹們的劇團」的台柱演員阮文萍,而魏瑛娟的名字竟掛在其中兩齣戲的導演組裡!

原來「莎士比亞的姊妹們」遇上了當年「河左岸」的兄弟們,開始迸出了新火花(這可說是近年來唯一可喜,容後再述);台灣渥克劇團的楊長燕與陳梅毛則是從95年開始,先搞了兩屆「四流巨星藝術節」,然後又搞了兩屆「放風藝術節」,今年陳梅毛聯合三位第二代編導又搞了個「渥克劇團一夜節」,(不知是否也只準備搞兩屆?)加上幾位女性編導合起來搞的「女節」(同樣地,今年也是第二屆,不知誰能突破這個魔術數字?)其推出新作的方式比諸電影發行商搞的絕色、絕妙等「絕字輩影展現象」,實不遑多讓,其結果則一樣是每下愈況──下種雖多,無奈根紮得淺,卻又如何存活?

去年921地震後,以我有限的所知,除了宜蘭、台東、台南等還有幾個仍在苦撐的在地劇團之外,台中火車站20號倉庫的駐站藝術家們(在此特別向遠離20號倉庫,自設「異工廠」,舉辦「中部藝文人士聯搞」的「女妖綜藝團」及所有參加展演的中部藝文人士們致敬)以及台北的華山藝文特區裡也有許多不定期的展演活動。而在一片愁雲慘霧籠罩下的台灣劇場中,真正活絡的,恐怕就要屬反核、全產總等社運、工運團體每次街頭遊行抗爭時演出的行動劇吧?

(傳統戲劇之京劇、歌仔戲、偶劇團、兒童劇團、學生劇團、外國及大陸劇團的來台公演活動等,乃至現代舞蹈如雲門舞集之演出活動,因不在本人習常接觸的範圍之內,恕不著墨)

持平而論,90年代末確實有兩個重要的劇團成立了,第一個便是之前提及的「創作社」。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686
  • 2001-07-07 01:00:58 舊作<br />
    自明日報「深角度」轉貼過來<br />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dennischan/3/294748/20010707010058/<br />
    <br />
    此文為2001年所寫<br />
    今日劇場狀況又有些差異<br />
    首先是優劇場並未如文中所言<br />
    走進燈光美氣氛佳的劇院就不再出來了<br />
    那大概只是當時優劇場的一個生存策略<br />
    之後還是在搞環境劇場<br />
    只是似乎沒有以前那樣專注了<br />
    <br />
    相聲瓦舍由於拜了吳兆南為師<br />
    死裡逃生<br />
    反而成為近年能見度較大的劇團<br />
    <br />
    小劇場方面<br />
    可說是全面潰敗<br />
    台灣80年代以來勃興的小劇場<br />
    現今已幾乎蕩然無存<br />
    唯王墨林仍堅守中正二分局派出所小劇場<br />
    看看能搞出些什麼來<br />
    而我文中看好的創作社<br />
    竟也每下愈況銷聲匿跡起來<br />
    <br />
    台灣的劇場盛衰與社會起伏密不可分<br />
    在電影毫無起色的情況下<br />
    劇場的表現實比電影重要萬分<br />
    可惜台灣社會似乎愈來愈不重視這項講究現場的表演藝術<br />
    這對編導及演員的養成會造成相當大的斷裂<br />
    重看當年此文<br />
    縱有些許差異<br />
    但大趨勢仍然沒變<br />
    實令人不勝唏噓
  • cehraidc
  • 唉~~~
  • 小建仁
  • 建朱兄<br />
    不要再放舊文章了<br />
    就 救 救 命ㄚ~~~~~
  • 686
  • 小件人:<br />
    膽兒恁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