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敵當前」﹝Enemy at the Gates﹞是一部以史達林格勒攻防戰為背景的戰爭片,但我在這部電影裡看到的卻是兩個三角關係:


男主角裘德洛Jude Law是個神槍手,在戰場上卻連把槍都搶不到,只有裝死躲避,卻因緣際會地救了政戰官喬瑟夫費恩斯Joseph Fiennes。政戰官見識到裘德洛的斃敵神技,同時也意識到紅軍需要一個提振士氣的偶像,於是趁紅軍指揮權力更動之際,把裘德洛一舉推上檯面塑造成民族英雄,兩人之間相互提攜又是生死交情,卻因為蕾秋懷茲Rachel Weisz﹝神鬼傳奇的女主角﹞的介入而成為一種三角關係。

另一方面,裘德洛殺了不少德軍將領,德國無法忍受也派了一名神槍手艾德哈里斯Ed Harris到史達林格勒來反制。這兩個神槍手之間夾著個擦鞋小童,也形成了另一個三角關係。

三角關係中自然有愛戀有背叛有引誘有牽制,彼此都想獲得﹝get﹞對方卻不知會付出多少代價:喬瑟夫費恩斯想獲得蕾秋懷茲的芳心卻背叛了裘德洛,最後以自殺贖罪;小男孩收取艾德哈里斯提供的補給品卻作了反間,最後被艾德哈里斯吊死。艾德哈里斯飾演的這個極具貴族潔癖及攣童氣質的神槍手是全片最吸引人的角色,其引誘小男孩出賣自己、出賣親友、出賣國家,出賣民族一段,簡直已可使本片列入限制級﹝相較之下蕾秋懷茲的光屁股床戲就實在太不夠看了﹞!

艾德哈里斯以小男孩屍體作餌,喬瑟夫費恩斯自願以一死反過來作餌,終於令裘德洛「獲得」了艾德哈里斯,其實這兩人早已在互相捕獵對方的過程中出軌了。相形之下裘德洛與蕾秋懷茲的感情反而顯得無足輕重,只有三人初識時,喬瑟夫費恩斯與裘德洛不自覺地展開雄性競爭只為了獲得雌性青睞,對話設計雖過於刻意,總算還能引人會心。

但此片沒有將三角關係放大,把德國、蘇聯及史達林格勒之間當時的三角關係勾勒出來,平白浪費了這樣一個歷史題材,殊為可惜!此戰役是二次大戰德國戰敗之關鍵,希特勒在席捲歐洲之後轉向東想獲取史達林,因此攻擊史達林格勒此一戰略地位無足輕重、卻以史達林為名的小城,只具有象徵性的政治意義;不料史達林卻反過來以史達林格勒為餌,不斷加派重兵吸引德軍深陷泥淖,對外摒除了蘇聯當初簽署德蘇互不侵犯條約令希特勒放心大膽席捲歐洲的幫兇罵名,對內除了凝聚蘇聯民族意識,對史達林個人而言,多少蘇聯子弟兵被推上火線送死只為了保衛這個以他為名的小城,更是一舉抬高其個人的領袖聲望。在這種權力武力私心私慾的計算下,哪裡還有人命的位置?於是我們看到成千上萬的蘇聯青年被送入戰場,有退卻逃亡者殺無赦;槍枝不夠,只得兩人共用一管,持槍者陣亡,無槍者立刻補上,拿起槍繼續幹。我相信死於自己槍火下的蘇聯青年肯定比死在德軍手裡的要來得更多!

從本片的前15分鐘我們可以看出導演尚賈克阿諾Jean-Jacques Annaud﹝電影「情人」、「玫瑰的名字」是其代表作﹞仍然具有某種擴大敘事格局的企圖心,但其後影片中所呈現的三角關係與戰爭同樣陷入泥淖,結果只能點到為止,令此故事與歷史背景的關聯幾乎完全解消,亦即當同樣的故事搬到1938的上海或是1947的徐州也是一樣成立時,你這樣號稱根據歷史又有什麼意義?

近年以二次大戰為背景的電影如:「紅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雖非以某一單一戰役為背景,但全片呈現對人類戰爭的哲學思考,具有相當深度,也被目為90年代最佳戰爭片。「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以諾曼地登陸為敘事背景,雖然仍難逃大美國主義的譏評,至少史蒂芬史匹伯還是讓我們見識到了有史以來最為寫實的戰爭場面。比較起來,「大敵當前」的史達林格勒攻防戰連這點看頭都少了,幸好還有艾德哈里斯的動人演出撐著。至於「珍珠港」﹝Pearl Harbor﹞的美日太平洋戰爭則是完全慘不忍睹,我個人認為演得最好的是那些炸彈和傷患。

這幾部都算是大製作的戰爭片,似乎興起了一股回顧二次大戰歷史的風潮,可惜成績一部不如一部,但與其指責好萊塢編劇們不懂歷史,不如說:從觀眾的整體水平而言,也許很多事情的真意義,不是刻意地被遺忘,就是我們壓根兒就不明白!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2
  • ===>當同樣的故事搬到1938的上海或是1947的徐州也是一樣成立時,你這樣號稱<br />
    根據歷史<br />
    又有什麼意義?<br />
    <br />
    <br />
    金庸也是這樣
  • 686
  • 呵呵<br />
    這樣對金庸太嚴苛了一點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