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規定持台胞證就必須進大陸,不能只待在香港。所以10/11一早,我和同伴就坐上往澳門的Turbo Jet飛翼船,準備從澳門進珠海。

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開放以來我從來沒進過大陸,怕被當成「國特」;這次是頭一遭,又選在本世紀第一個中華民國國慶日之後進「匪區」,心情有股說不出的忐忑。不過只是虛應故事,並沒真的打算好好考察,所以在珠海停留的時間不超過三小時,深入的程度距離拱北關閘不會超過2公里。

前不久看大馬華文作家張貴興的壯麗詭奇小說「猴杯」,講到男主角雉以腹行走的妹妹產下一畸胎後攜子縱入婆羅洲雨林,於是他請了一位達雅克族人為其嚮導,深入雨林多日遍尋不著。起初他還驚奇於雨林中種種難得一見的景象,但沒多久就連「幽徑的巡檢,莽林的漫步,也從當初吸吮撫摸的重重激情熱身,變成現在只求發洩了事的匆匆重點式抽檢,變成一種嫖了。」(「猴杯」,p.148,聯合文學出版)

對比起這次經驗,只覺得我這樣的旅行又何嘗不是一種嫖呢?

就這樣一個蜻蜓點水式的接觸,我不敢說認識到了多少中國大陸,唯一的感覺就是「大」。什麼都大:招牌大、上面的字也大;建築物大、中間的馬路也大;人的嗓門大、膽子更大。我們一出關,穿過拱北地下商場,剛走到蓮花路上,立刻就有一個女孩子貼了上來:

「先生,你要去哪兒玩?我跟你們去好不好?」

由於來之前便有朋友警告,我立刻明白這個女孩搭訕的「目的」,自然連聲拒絕,但她一直黏著我,死不肯離開,不論我好說歹說,她總是不走,最後只有找一家餐廳進去吃飯,她才沒有跟進來。

這個女孩看來眉清目秀,穿著也很樸素,從頭到尾也沒有說出任何曖昧下流的言語,只是輕聲地要求跟我走;我對她其實並不嫌惡,卻被迫要用嚴峻的口氣對她喝斥,此非我所願,心下十分不忍,並不由得深思:究竟是什麼因素使得這樣一個妙齡少女必須要忍受這種屈辱才能換得生存空間?這比一般應召女郎還沒尊嚴!甚至她背後可能為黑道所把持,「業績」不足可能就有苦頭吃。中國大陸在資本主義的急速發展之下,其實已經產生很多惡質與不堪的社會問題,潛藏的壓力能量積累多了,一個輕微的引爆點,可能就會發生巨大變革,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而一切這種社會底層的惡質與不堪,最大的受害者或被剝削者通常都是女性。

至此我才能體會馬丁史科西斯的「計程車司機」,為何要安排勞勃迪尼洛遇上雛妓茱蒂佛斯特了!當個人憑一己之良知要來面對或處理社會整體結構性的問題時,其實很容易可以預見的結果是:那也正是其最無力同時也被傷害得最深的時候。至今回想起來,我被她一聲聲所挑動的,不是動物本能的感官情慾,而是對她處境的同情及悲憫。

後來回澳門,從議事亭前廣場走到澳門地標大三巴牌坊,左右晃晃、前後繞繞,心情始終不是很開懷;看了看哪吒三太子廟和澳門博物館,又順著全是古董傢具店的花王堂街往白鴿巢公園走去;結果在「長樓斜巷」(這是我聽過名字最有詩意的一條巷子!)對面,發現一間聖瑪麗中學,彼時夕陽斜照,學校剛下課,一群穿著粉紅色制服藍色背心的女中學生隨著他們自己嬉鬧的笑聲從校門口出來,那場景真像煞了「心動」裡梁詠琪念的那間中學。

我知道自己不是金城武,但張艾嘉本來也不是梁詠琪啊!

我站在「長樓斜巷」的巷口,看著那群女學生從我身旁過去,讓我想起了在台北的Y。Y真的就像梁詠琪那樣令人心動,但她沒有使我成為金城武,卻幾乎使我變成「計程車司機」。我不禁想起:如果說在珠海遇見的那女孩背後有一雙看不見的手操控著她,使她不到20歲就得在街頭向男人搭訕;那麼一定也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操控著台北的Y,使她在處理與一個只是令她有點心動而其實她並不愛的男人之間的關係時,由於過度保護自己結果使對方受到嚴重的創傷……

「這一定不是她們可以自主的,這是整個社會結構性的問題,她們一定是身不由己才會這樣做的……」我彷彿真像勞勃迪尼洛般兩手插在外套的口袋裡,低著頭,百思不解地來回踱著。

於是我再也沒有心思去理會白鴿巢公園所紀念的那位葡萄牙愛國詩人賈梅士,究竟是為何在1556年就被流放到澳門;也不想到路環的撻沙街去吃著名的安德魯蛋塔。我只想讓自己「荒唐」一下,停止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我們匆匆地解決了晚餐,就殺到葡京酒店去「考察」澳門最大的賭場。那是個標準的錢坑,也是著名的酒池肉林,男人帶著鈔票來找刺激,女人則帶著美色來找男人。光是在外面走一圈,放眼望去就幾乎全是穿著性感的美女。跟在珠海遇到的女孩不同,這些女人不斷用犀利的眼神一個個打量著進場出場的男人,像群鯊在獵物身旁游移,一旦對上了眼,便開始搭訕攀談。但她們似乎一眼就能認出我們根本不夠格填塞她們的牙縫,所以總是放過我們──看不見的手又來了!

我們選擇了「葡京第一檯」小試手氣,只半小時,我就把港澳來回大約300港幣的船票錢給贏了回來;朋友下的本大,竟贏了900港幣,我們見好就收,即刻走人。坐上回香港的Turbo Jet,雙腿肌肉的酸痛,讓我們突然醒悟到:澳門市街隨處可見的「腳底按摩」何以竟比7-11還多!而這居然是我旅遊所剩唯一的感受,真不能不說是一種嫖了!

「……如果不能夠永遠走在一起,也至少給我們懷念的勇氣,擁抱的權利,好讓你明白,我心動的痕跡……」在寫此文的同時,我一直不斷地哼唱著這首歌。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潑
  • 老大這篇真有味道<br />
    讓我想起在澳門心動與心痛的痕跡:p
  • 686
  • 阿潑:<br />
    昨晚已經挨了雨小漣一腿一劍<br />
    我現在只有心痛肉痛, 沒有心動啦! 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