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未來的懷舊對象。

最近讓演藝圈鬧熱滾滾的「楊蕭對決」事件與「年齡造假」等衍生新聞,讓我想起不少與懷舊及媒體批判相關的電影。

首先是勞勃瑞福1994年導演的「益智遊戲」﹝Quiz Show﹞。

影片背景是50年代美國一個轟動一時的電視問答遊戲節目﹝真有其事﹞,主角雷夫費恩斯是某長春藤大學博士出身的高級知識份子﹝亦真有其人﹞,一次出於好玩與好奇參加了這個益智遊戲,結果被製作單位認為高學歷又英俊的他有足夠條件可以捧成明星,於是不斷為他作弊造假讓他屢戰屢勝,在獎金不斷衝高、媒體大火快炒之下,觀眾們也隨之投注愈來愈多的關注與熱情,然而謊言累積到一個程度終於紙包不住火,東窗事發之後他也只好承認配合製作單位作假,他的名聲與學術生涯也都因此全部賠上。

整部片子不僅重溫了50年代轟動全美電視家庭的集體記憶,同時也毫不做作地揭露了電視節目的製作生態,導演更是毫不留情地對此事件做出批判──勞勃瑞福真有勇氣讓當事人與觀眾一起重新反省那個時代惡質的共犯結構──戰後麥卡錫主義興起前夕的一股集體自我催眠的社會歪風。

自我催眠什麼?當然是美國捨我其誰的英雄主義:不論哪裏都需要一個英雄,以便人們把自我交到他的羽翼底下,或者把自我投射成為那英雄的化身。當這種意識的出現甚至連對抗此意識的意識本身都出現相同模式時,冷戰的意識形態基礎也就此水到渠成。



另一部本身即是50年代的經典代表作之一,費里尼1959年拍的「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

此片可說是義大利那段戰後歷史的總結,馬斯楚安尼飾演的記者馬塞羅與一群「帕帕拉索」﹝Paparazzo,片中一角,專拍名人穿幫鏡頭混飯吃,也是拜此片所賜,從此成為義大利「狗仔隊」的專有名詞﹞在羅馬城中到處追獵達官顯要、貴婦名流,為搶鏡頭軋新聞不擇手段,整部片呈現出一股剛擺脫戰後貧窮期,義大利經濟復甦並即將轉型為現代消費社會,這樣一種新秩序將興起、舊道德先隳壞的氛圍。馬賽羅置身其中總是顯得如魚得水,快活無比,然而後來卻發生他的朋友史特納,一位知識分子,親手殺害自己的兩個可愛小孩後自殺的事件,之後他還跟著那群「帕帕拉索」去堵還不知情的史特納的妻子!

一定有不少人以為馬塞羅經歷此事之後總會幡然悔悟、痛改前非,至少也該有所收斂才是,但費里尼豈能與麥可貝同流?他讓馬塞羅繼續荒淫狂歡到底,以展現其徹底的絕望;片尾宿醉的他隨狂歡後的人眾來到海邊,邂逅一位青春無敵美少女,但海灘上噁死的怪魚以及呼嘯的海風令他無法凝神細聽少女的聲音,影片就在少女天使般的微笑表情結束,但仍舊是一點救贖的希望都沒有!

馬蒂在其自述式的紀錄片「我的義大利之旅」﹝My Voyage to Italy﹞中評述費里尼的「甜蜜生活」時說道:「在很多方面,冷戰時代的恐慌佔據了『甜蜜生活』的核心。而現在,從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開始,已經有整整一代人出生了,他們從來沒有生活在恐懼中,而那時大部分的人們卻都曾感受到,那種感覺就是,整個人類都有可能在某一時刻被毀滅;而今天,理解或者甚至僅僅只是記住那些人們所感受到的恐懼都很難了。」

這就是為什麼馬蒂要把他的電影經驗總結出來與年輕人分享,因為他相信「歷史還是某種由人們代代相傳的東西,發生在人們之間的某種東西。」

如果我們從電視新聞裡得不到這樣的分享與理解,至少可以從書本上或電影裡獲得。



也是在這種心態下,我們才得以看到「益智遊戲」或者艾騰伊格言的「赤裸真相」﹝Where The Truth Lies﹞,能夠那麼樣地深入﹝同樣都是50年代﹞美國電視演藝圈挖掘駭人真相,思考什麼才是「真實」,同時帶領經歷過那些人那些事並且仍然在世的人們去「懷舊」──重新回頭看看自己是如何參與其中。

是因為過了半個世紀,人們才有勇氣回溯過往的不堪嗎?

﹝費里尼應該會反問:你以為這跟時間有關嗎?﹞

我不知道,但我只能說,如果我們總是﹝並且只是﹞停留在社會現象的追逐,而不知道如何從深處挖掘這些事件背後的意識根源,那麼所謂的「懷舊」只不過是又一次的表象「重現」而已。

另一個重要的事實是:我們通常只記得過去的「美好」,大部分人都選擇遺忘醜惡與難堪。我相信在台灣沒有人會想拍一部電影「重現」蕭淑慎露奶嗑藥的心路歷程,也沒有人會想拍一部電影「重現」許純美如何進入電視圈,當然也沒有人會想拍胡瓜從與李璇的糾葛、與丁柔安的婚外情弄成離婚、到牽涉進詐賭案之後的傳記電影,當然更別說TVBS及三立乃至於其他大大小小從未停止過的新聞造假案──很少有人會把這些不名譽或不愉快認為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懷舊的一部分,在20年之後,甚至50年之後,除非我們現在就正視它,如有必要,連我們面對它的態度也得一併檢討!

我們對這類負面事件的態度總是在剛開始時視而不見,當鬧大難以收拾了便期盼它趕緊過去,而一旦過去了我們就真以為它過去了,只要新聞再也沒報,甚至可以當它從來不曾發生,同時一再以所謂的「正面想法」自我安慰或自我催眠﹝甚至打壓反對或反省的力量﹞,於是事情仍舊不斷重複上演,只不過換個主角。

﹝是的,艾騰伊格言一定也會這麼說:我們怎麼面對當下,決定了我們怎麼看待過去。﹞



我想起剛看完的日本作家村上龍的小說「69」最後的一段情節:男主角矢崎如願與女主角和子拍拖後的某個冬日早晨,矢崎為了能和她一起在海邊看到夕陽,便提議先去看改編自楚門卡波提的同名小說電影「冷血」﹝In Cold Blood, 1967年版﹞,但這個提議一出口,矢崎就後悔了;小說裡讓他感覺後悔的原因是:「冷血」這部關於犯罪的寫實電影﹝由於楚門卡波提,此片跟演藝界媒體生態圈也脫不了干係!﹞完全不適合一對可能將會發生初吻的男女;但我其實覺得矢崎已經隱然感到他們看待這部電影的態度將會使他們發現彼此原來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果然,看完電影後,和子不解地問矢崎:「為什麼非要特地讓我們看醜陋、齷齪的東西不可呢?」矢崎不知如何回答,兩人之間氣氛開始轉變,那天他們沒有接吻,而1969年就這樣結束了。

和子的問題矢崎不答是因為村上龍想留給讀者,而我的答案很簡單,如果小說裡沒有縣立高商那些交不到男友而只能用音響的真空管自慰的恐龍妹,哪裡彰顯得出松井和子那天使般的美麗呢?

﹝我只能說:那個美麗純真、善惡如此簡單分明的1969年,已經離我很遠很遠……﹞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留言列表 (31)

發表留言
  • 686
  • 在幾乎是一口氣看完小說「69」後,我一時熱血沸騰提早關店衝到戲院去看小說改編後拍成的同名電影,妻夫木聰飾演<br />
    的矢崎相當稱職地把這個角色該有的聰明刁鑚、古靈精怪及半吊子的新派文藝青年調調表演得生動有味,可惜腳本一味<br />
    向小說情節效忠,反而在影像上失去揮灑的空間,該有的懷舊氛圍也沒能營造得很好,幾場戲更是乾得可以,在剛看完<br />
    小說後來看這部片子似乎令人有些失望,同樣題材的電影我推薦影響馬蒂極深的費里尼在1953年拍的「流浪漢」﹝I <br />
    Vitelloni﹞,馬蒂自言這部電影是他拍「殘酷大街」﹝Mean Street﹞時最主要的靈感來源。
  • pk2
  • 起立 鼓掌 寫得真好<br />
    <br />
    <br />
    最近剛好也想起益智遊戲這部片子<br />
    去年小美就有建議我看<br />
    <br />
    但是片子只拍到那人生的一半<br />
    <br />
  • pk2
  • 胡瓜跟丁柔安是從婚外情走到準備結婚喔<br />
    還沒有到離婚啦(也許686要預言一下 cc)
  • 女奴
  • 啊??<br />
    <br />
    我還以為是,1994 年,那個可以選定某個清楚的道德立場,來對50 年代<br />
    的媒體/政治生態加以批判的那個純真年代,已經離我很遠很遠了呢。<br />
    <br />
    因為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批判了。當李濤為了造假新聞向觀眾道歉的畫<br />
    面,反而讓節目收視率飆到新高(原來認錯道歉也可以成為經新計算的商<br />
    業賣點),當詹仁雄膽敢用壯士斷腕的口氣,說為了節目的「誠信」,不<br />
    會讓楊回頭參賽(幹,這些人也配把這兩個字掛在嘴上,討了便宜還賣<br />
    乖)時,你已經知道,現在的媒體圈早已把"Any publicity is good<br />
    publicity" 奉為金科玉律,並且發揮到極致。我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批<br />
    判,才可能免於被被吸進那個黑洞裡,成為讓新聞越炒越大,節目收視率<br />
    越來越高的共犯了。<br />
    <br />
    對歷史中醜陋的真相作紕漏以批判,固然要有遠比盲目懷舊更高的道德勇<br />
    氣,但是,我卻想到劉毓秀對牯嶺街的批評:「賴皮」。因為在某個層次<br />
    上,這種對歷史的「批判」和「懷舊」的界線是極為模糊的。你永遠可以<br />
    說,那是過去的事了;而最重要的是,人又不是我殺的。只是,面對當下<br />
    正在發生的事,你仍然必須做一個選擇和判斷,那才是最難的。<br />
    <br />
    Paris Hilton 在入獄前就以和出版商牽下巨額的《獄中日記》出版合約。<br />
    而如果大小姐只吃不到兩三餐牢飯就回家,出版商勢必和她解約。所以不<br />
    論是送她回家的獄警,或是再度把她押回監牢的法官,面對的是同樣的兩<br />
    難:法官別無選擇地必須把大小姐壓回牢房,以維繫國家法律的最後一點<br />
    點威信與尊嚴。但是,當坐牢已經可以成為履歷表裡的一項功績,甚至還<br />
    可以賣大錢時,那個法官企圖維繫的,所謂「國家法律的最後一點點威信<br />
    與尊嚴」,又是什麼呢?<br />
  • tacchang
  • 看到一個類似的報導,吳敦計畫把江南案搬上大螢幕。這算是一種懷舊嗎?
  • 妮可
  • 關於媒體對各話題或每個只要能炒的事件的無頭亂竄<br />
    尤其這次楊事件的炒作<br />
    突然的 我在日記裡寫了一句話:忽然間 好恨自己不是個有影響力的人...<br />
    從不曾想影響這個世界什麼<br />
    但卻突然的很有感覺<br />
    在看到您文章後 更明白了些什麼<br />
    <br />
    我想放些有關這些現象的文章在我msn的部落格<br />
    所以來問問您我是否可轉載您這篇在我部落格裡呢<br />
    獌罵不知所謂的文章太多了<br />
    只想有更多人可以見到您這篇^^<br />
    <br />
    潛水了那麼的久 第一次提出這個要求<br />
    我想我心裡底層 對現今的媒體與種種操弄 是帶著忿怒的吧
  • Sylvia
  • 儘管文字與影像是兩種不同的元素/媒介,<br />
    而小說和電影則是兩種截然相異的表現方式,<br />
    不過, 小說改編為電影而能各擅勝場者,<br />
    印象中似乎不多... @@a<br />
    <br />
    真是不好意思,<br />
    我的留言好像不僅偏離686本文主旨,<br />
    也和樓上諸多留言都不太有關係.<br />
    在此先向686說聲抱歉... ^^"
  • Mike
  • Paris Hilton的監獄好乾淨喔!天阿!真羨慕
  • 賊呼
  • "勞勃瑞福真有勇氣讓當事人與觀眾一起重新反省那個時代惡質的共犯結構"<br />
    勞伯確實有勇氣,但我不覺得美國觀眾乃至於那個社會已經願意一起反省他們自己的惡質共犯結構<br />
    十五年前沒有,今天的美國社會在這點上也沒有太多的改變<br />
    不如說這部電影在當時是曲高和寡,只是讓少數影評人跟知識分子聊堪精神自慰的優秀作品<br />
    自從美國reality show在上世紀末鵲起乃至今日氾濫成災的十年來<br />
    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可供呼應<br />
    就是那種檯面下操作的醜惡與不堪被搬到台前來了<br />
    於是再一次製造出一種假象,就是讓觀眾以為他們所看到的就是所有的真實<br />
    當我們回顧歷史並挖掘出當時不為人知的真相<br />
    便以為我們朝真實又前進了一步,殊不知歷史不斷自我重複<br />
    而冷血懷舊的警世作用也只能在時代巨輪下以不同面貌控訴世人對歷史教訓的健忘<br />
    這就是進步觀點無可避免的無知,而我們都是天真的信徒
  • 肥內
  • 問題是時間有曾流逝卻未曾綿延?<br />
    費里尼不問時間<br />
    而會懷舊<br />
    所以他要「想當年」(amarcord)
  • 686
  • PK2:<br />
    拍雪, 我沒寫清楚<br />
    我是說胡瓜跟丁柔安的婚外情導致與秀秀的離婚事件啦! ^*<br />
    <br />
    女奴:<br />
    我也是左思右想傷透腦筋<br />
    (上禮拜生意冷到骨子裡,我還一度懷疑到底是因為連日下雨還是這個星光事件...)<br />
    為了避免"被吸進那個黑洞裡,成為讓新聞越炒越大,節目收視率越來越高的共犯"<br />
    才把馬蒂和費里尼以及其他一干"不相關"的人等拖出來啊!<br />
    如果Paris Hilton出了書對我有任何好處或許我還會高興一下...<br />
    我知道你對牯嶺街有意見(所謂賴皮其實只是對象問題,)<br />
    所以才舉艾騰伊格言出來<br />
    他的另一部"A級控訴"<br />
    在對歷史批判的同時<br />
    還能兼顧到各個不同位置的人對歷史事件的反應及處理態度<br />
    是非常面面俱到的<br />
    此片受矚目的程度可能不如當年的牯嶺街<br />
    但是我認為此片是伊格言生涯最高成就<br />
    影史上絕對不會缺席的片子!<br />
    (找機會跟片商談談在書店放這部好了)<br />
    <br />
    tacchang:<br />
    吳敦要拍江南案<br />
    就個人而言可能是懷舊<br />
    就社會大眾而言就不一定了<br />
    得看到他拍出來才知道<br />
    <br />
    妮可:<br />
    謝謝你冒出水面支持<br />
    轉載沒有問題<br />
    不過轉載的網址可否留一下?<br />
    <br />
    Sylvia:<br />
    你的留言<br />
    我之前和史麥等友人已有MSN討論過<br />
    可往之前幾篇尋之!<br />
    不過你都沒有提到你對69的想法喲!<br />
    <br />
    史麥:<br />
    你究竟在羨慕什麼啊?
  • 686
  • 賊呼:(看起來你蠻悲觀的)<br />
    電影歸電影<br />
    我倒不覺得此片有多麼曲高和寡(畢竟它還是有商業目的)<br />
    但社會很難因為一部電影而有什麼明顯的改變<br />
    這總是漸進的<br />
    就像你說的<br />
    媒體檯面下操作的醜惡與不堪被搬到台前來<br />
    比以前更加惡質<br />
    看起來不但沒有進步反而是一路墮落<br />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br />
    則也可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br />
    如果認定\\\"人性\\\"是個無限的範疇<br />
    那麼\\\"無人性\\\"也是一種\\\"人性\\\"<br />
    還有更加墮落不堪的東西還沒發展出來<br />
    相對的, 那也就一定還有更珍貴更精采的東西會跟著生出來(這點我稍樂觀些)<br />
    我從不覺得冷血懷舊可以讓我們\\\"朝真實又前進了一步\\\"(單只懷疑真實是什麼這便足矣!)<br />
    我反而認為這只是讓我們朝向\\\"更認識我們自己,更認識人性\\\"又前進了一步<br />
    寄望一二部電影可以改變社會這的確是天真(這等於說a片氾濫會造成性侵害案件增加,恕我不能同意)<br />
    我可從來不曾這樣希望過<br />
    <br />
    肥內:<br />
    可惜我這篇談的不是費里尼...<br />
    阿瑪珂德的確是費里尼的懷舊片<br />
    1973年拍墨索里尼的30年代法西斯<br />
    不過內容較無關我想談的媒體問題啦!<br />
  • 妮可
  • 嗯嗯 謝謝!! ^^<br />
    http://nicole669.spaces.live.com <br />
    <br />
    後來發現真的在無形中成了媒體共犯<br />
    所以更有點無言的想哪裡有縫隙是可以自在喘息<br />
    遠離這範疇...<br />
  • 隱匿
  • 抄書:四方田犬彥《可愛力量大》天下文化<br />
    懷舊、鄉愁是十七世紀希臘語歸鄉和痛苦組合而成的複合詞<br />
    原指離開家鄉的瑞士傭兵罹患的一種病<br />
    根據詹明信(Fredric Jameson)的說法<br />
    懷舊是[後期資本主義文化現象的中樞]<br />
    與其說他述說的是實際發生的[過去]<br />
    不如說他把焦點放在特定意義下被理想化的[過去的什麼]<br />
    懷舊情感是與歷史對立的<br />
    可說是一種過去的刻板印象在意識形態上變形後的結果<br />
    人無法以一去不復返的時間當作懷舊對象<br />
    因此總要找一些具體的紀念品<br />
    為什麼以懷舊眼光看到的事物如此耀眼可愛<br />
    因為這個情感嚴格區隔了外界與內部<br />
    使受到保護的內部舒適親切愉快<br />
    然而懷舊之美是在犧牲歷史的情況之下達成的<br />
    在被賦予了什麼的同時也被壓抑和否定了什麼
  • 686
  • 妮可:<br />
    縫隙處處都是啊!<br />
    本篇提到的每一部電影都是<br />
    任選一部看看<br />
    都是非常好的^^<br />
    (或者看看隱匿引用的這本"可愛力量大")
  • 686
  • 紀錄兩本與"益智遊戲"相關的書:<br />
    "如何閱讀一本書"以及"我的知識之路--約翰彌爾自傳"<br />
    前者是由"益智遊戲"裡真有其人的男主角查理范多倫以及莫提默‧艾德勒合著<br />
    查理范多倫在連拿14周益智遊戲冠軍後坦承主辦單位洩答被學校解聘<br />
    之後蒙艾德勒收留<br />
    兩人一起工作編輯1974年第15版的大英百科全書<br />
    "如何閱讀一本書"也是由他們共同領銜編著<br />
    至於"我的知識之路--約翰彌爾自傳"則是影響艾德勒的一本書<br />
    事由可見"如何閱讀一本書"中文版郝明義的譯序<br />
    此二書前者由商務出版<br />
    後者由大塊旗下的"網路與書"出版<br />
    想都與郝明義有關<br />
    意者可自尋書來讀^^<br />
  • 妮可
  • 原本我從思考過自己為何喜愛一看就是可愛的東西<br />
    不知道 好像就是自覺性的就被吸引<br />
    以為這是對女生"天性"的吸引<br />
    看了"可愛力量大"後<br />
    才察覺 原來可愛隱藏的複雜性與影響早已超乎想像<br />
    我的生活早已被"可愛"滲透的如此深入辣 呵(驚)<br />
  • 妮可
  • (sorry少了一個字)<br />
    原本我從沒思考過自己為何喜愛一看就是可愛的東西<br />
  • 686
  • 妮可:<br />
    是啊<br />
    這就回到那個老問題上了:<br />
    人是生而為人,還是彼此參與建構共同成為人的?<br />
  • 妮可
  • 嗯... 這是指外在層面還是形而上層面呢?<br />
    <br />
    人生而為人 每個個人個體不是都本生而孤獨<br />
    不論外界如何參與建構 還是得回到面對真實的自我嗎?<br />
    現在的我覺得 不論在哪個生命階段我終究還是得為自己的幸福快樂負責<br />
    幸福快樂 並不建立在他人或何標的物身上<br />
    但在生命過程中的每個人 都是我生命的見證<br />
    這是一種真實的相互見證 只是我的幸與不幸 還是只有自己能面對與負責<br />
    <br />
    這樣... 對嗎? 會太過於封閉嗎?<br />
  • 686
  • <br />
    "每個個人個體不是都本生而孤獨"<br />
    乍看人人都是一獨立個體<br />
    但是這也得有個相對的社群<br />
    獨立的個體才有其意義<br />
    否則一個僅對某個人有意義的東西<br />
    其實根本沒有意義<br />
    就算是飄流荒島的魯賓遜也得有個星期五<br />
    劫後餘生的湯姆漢克斯也得有個衛斯里<br />
    2001太空漫遊裡也得有個大衛<br />
    就算什麼都沒有(至少銀幕外還有觀眾)<br />
    如果沒有第二人知道你的幸福快樂悲傷痛苦<br />
    那麼你的幸福快樂悲傷痛苦便根本不存在......<br />
    <br />
  • 妮可
  • 嗯… 我想我懂得你說的<br />
    就像海上鋼琴師一樣,對土地對生命完全沒有歸屬感的他<br />
    選擇了與船共進退<br />
    沒有生命紀錄,在大家生活的無止盡的土地上的他是沒有意義的,<br />
    若沒有“柯恩牌”記得他,為他的生命做見證<br />
    那就是真正的沒有存在沒有意義了…<br />
    雖然我覺得,因為沒有歸屬感所以讓他退縮在一片讓他覺得很安全的“土地”<br />
    而沒有歸屬感這件事,是很可怕的<br />
    但是,只要能用他生存哲學的方式去感覺自己是真實的存在著<br />
    這就很屌很勇敢了…<br />
    突然想起了這部讓我很悵然的片…哈
  • 686
  • 的確<br />
    1900生於海上,也死於海上<br />
    他將全部生命投注於此<br />
    一旦離開<br />
    他的生命也將失去意義<br />
    但這種選擇未必出於歸屬感<br />
    更是其生命存在的基礎<br />
    <br />
    就像連面對老天都不妥協的南海十三郎<br />
    (看看他凍死街頭的姿勢就知道了<br />
    一副對著老天爺嗆聲:"你有種就把我凍死"的樣子<br />
    那副死樣子教人實在分不出來他到底是被凍死的,還是笑老天爺笑死的)<br />
    雖在人群之中但卻無人理解<br />
    他可比1900更加孤寂<br />
  • Sylvia
  • 晚上剛看完電影版"69"<br />
    趁電腦暫時正常的現在<br />
    趕緊來重新拜讀686的這篇大作 ^^<br />
    <br />
    雖然我還沒讀村上龍原著<br />
    不過 也不知道為什麼<br />
    看完總覺片中影像雖活潑靈動<br />
    但那比較偏向技術層面操作的部分<br />
    即使妻夫木聰的演出頗搶眼<br />
    可是全片好像少了些什麼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br />
    以致不太清楚這只是一部歌頌(與傷逝?)青春的電影<br />
    或其間還隱含一些時代的什麼<br />
    尤其還特地(?)借用了法國68年學運的名句......<br />
    <br />
    當然個人歷史與時代歷史的流逝<br />
    二者之間無法全然切割<br />
    只是覺得片中這兩個部分似乎相處得不太融洽<br />
    甚而有點分崩離析的感覺<br />
    但其實也不太確定是不是自己對那段日本歷史的熟悉程度有限使然......<br />
    <br />
    以上只是初看之後淺淺的感覺<br />
    或許 還是找個時間讀讀原著再說吧...... ^^
  • Sylvia
  • 傍晚回家路上<br />
    經過書店稍稍瀏覽原著並回想電影<br />
    覺得問題可能出在編劇...<br />
    <br />
    686覺得呢...?
  • 妮可
  • 嗯…關於1900選擇回歸大海的決定,<br />
    妮說這是他生命存在的基礎,這我非常認同,<br />
    歸屬感這感覺我是來自於,<br />
    他沒辦法將自己交出去,無論是交給大城市或是讓他驚鴻的愛情降臨,<br />
    但似乎這“生命存在的基礎”更相形是為一個更重要的基礎。<br />
    <br />
    因為沒看過南海十三郎,<br />
    近來查找了一下關於他的,<br />
    發現,他真是個傳奇的人吶!<br />
    或許是因為真有其人,所以增添了傳奇性,<br />
    只是,我不太喜歡他死的方式,<br />
    可能看似灑脫釋然,但其實還是太沈重了些…
  • 686
  • Sylvia:<br />
    <br />
    我覺得還是導演的問題<br />
    村上龍原著有其懷舊的成分<br />
    電影則沒有把那個時代的氛圍掌握好<br />
    反而以日式青少年YA電影的方式來搞<br />
    妻夫木聰演出有其亮眼之處<br />
    但一遇到需要沉澱的時候就收不回來<br />
    所以才會覺得缺少了一點什麼<br />
    (就是少了一點歷史感的深度吧!<br />
    就算是純搞笑也沒搞好......)<br />
    <br />
    其實我對這部片印象最深的卻是對日本左派的嘲諷<br />
    對比熊切和嘉的那部以血腥暴力著名的"鬼畜大宴會"就更清楚<br />
    講到這點甚至可以看看香港彭浩翔的"AV"<br />
    有機會我想在書店裡放這兩部<br />
    <br />
    妮可:<br />
    "南海十三郎"絕對值得找來看的啦!<br />
    話說回來<br />
    你喜歡什麼死的方式呢?<br />
  • 妮可
  • 我知道南海值得找來看啊,但還在想該在哪找得到,<br />
    不知道秋海棠有沒有...<br />
    <br />
    話說回來,<br />
    我倒沒為他設想過該是怎麼個死法ㄟ,<br />
    依目前片面對他的了解,<br />
    孤傲且狂的南海十三郎,讓我想到張愛玲,<br />
    她也是個自許為天才且孤絕的人,<br />
    她晚年的隱棲與疏離,讓解讀不出她的又更有如隔層薄紗,<br />
    清晰卻模糊著,很詩意又神秘...<br />
    <br />
    哈,可能我覺得這樣比較有美感吧...<br />
    南海十三郎就比較man辣
  • 686
  • 秋海棠結束營業啦!<br />
    真的找不到<br />
    下回來找我吧!<br />
    <br />
  • 妮可
  • 歐,原來686這兒是秋海棠趴兔…<br />
    (它關了…關了…但網站上還有最新更新,網購成本低吧…)
  • 686
  • 我哪是秋海棠趴兔啊<br />
    只是剛好有這片而已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