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犬神家一族》這本小說的時候,台灣的「經營之神」王永慶正好過世,不禁讓我產生不少遐想。當然,由一代日本巨匠導演市川崑改編拍成的同名電影我之前已看過了,許多作者故佈疑陣之處早已熟稔於胸,因之在看這本出自日本推理界宗師橫溝正史的原著小說時,我注意的便不只是劇情的出入而已。

《犬神家一族》之所以能成為日本本格派推理小說的經典,實係橫溝正史在故事鋪陳及氣氛經營的成功:一個舉國知名的財閥家族在大家長過世之後,其留下的龐大遺產立刻成為內部紛亂的根源,又由於其遺囑內容對於遺產分配的方法匪夷所思,造成家族成員彼此猜忌,甚至可能的繼承者相繼遭謀殺慘死;名偵探金田一耕助受雇訪查,帶領讀者進入財閥豪門之中,追索其發跡歷史,又檢視命案現場,搜尋蛛絲馬跡;整個事件充滿各種祕聞耳語、逆倫悖行,特別是每一個死亡現場都經過巧思陳設,彷彿一門殺人毀屍的語言學,整部小說的氣氛詭奇不已,讀來欲罷不能,沒到水落石出不忍釋卷。

雖然我看過的推理小說不多,但我相信絕大部分推理小說的重點並不在犯案者該得到什麼相應的懲罰及制裁,而在於誰是真正的犯案者,以及犯案的進行過程。而讀者正是根據作者所提供的線索來驗證最終答案是否合理,由此來達到閱讀參與的樂趣,講究佈局安排與懸疑氛圍的本派推理小說尤其如此。

然而這一不成文的規矩卻突顯了推理小說的一項價值觀:真相永遠比惡行應付的代價重要!知道連續殺人案的兇手是誰以及他是出於何種動機並在何種狀態下犯案,永遠比決定他該被千刀萬剮還是一槍斃命來得重要,這便是推理的正義。

真實世界往往剛好相反:認真追求真相的人總是少之又少,甚且可能被視為異類排擠,疑犯在被定罪以前常被媒體審判或遭千夫所指,加重刑罰一再成為社會主流意見,受害人家屬動用私刑仍司空見慣,放眼東亞國家如台灣韓國都不例外,凡此種種皆與推理小說所強調的真相價值背道而馳,看來這方面要社會改革已難以寄望法政學者,或者推理小說家竟能事半功倍也不一定?

只是本地的文藝作家們往往視推理小說為藝術性較低的作品而不屑寫作,連帶地我們的電影界也就極度缺乏相關的編劇人才,但是台灣喜愛推理小說的讀者並不在少數,每年出版的翻譯推理小說數量也頗驚人,這個創作與讀者之間的斷層究竟如何彌補,看來還是得賴有心人多多加油努力。


※本文於2009年02月19日刊於樂多首頁
http://magz.roodo.com/article/463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