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gence1.jpg 

 

 

《復仇》的風格是典型的杜琪峰加韋家輝,演員也都是熟悉的老班底:老大任達華、老鬼黃秋生、跟班林雪,偶而搭配林家棟、張家輝或張耀揚,要多個搶戲的還有吳鎮宇,只不過為了晉身國際,才特別找來法國搖滾明星強尼哈樂戴。

 

至於電影本身,則是《鎗火》加《黑社會》加《放逐》加《柔道龍虎榜》加《文雀》的又一變形,杜琪峰電影的核心議題總不離男性之間的情與義,拿手的場面調度也不在話下;雖然多是黑幫動作片,但他真正展現個人風格的電影如《柔道龍虎榜》和《文雀》,都揉雜了更複雜的深度與別有用心。前者是向黑澤明《姿三四郎》致敬,後者則顯有繼續發揚之意。

 

尤其兩片之中所夾的一部《神探》更具有承先啟後的意義:《大隻佬》的南亞人、《PTU》的失槍尋槍,以鬼來表現多重人格頗有新意,當係《我的左眼見到鬼》的手法翻新。故不妨把《文雀》的扒竊四人組看成一人擁有四種人格,如此令其解讀意義更加豐富;同時對於老香港生活風情之耽溺懷舊,又直接旁通《姿三四郎》對於日本精神那份絕美的執著。

 

那麼《復仇》的別有用心又在哪裡?我始終覺得杜琪峰「復仇」的對象其實是過去的自己:他拍的電影正是他的回憶。

 

一個想復仇的人如果失憶,不要說仇恨失去意義,連仇家是誰都有問題,但這是一般人的邏輯;杜琪峰硬是讓強尼成功復仇,雖然舊仇已忘,但是卻報了新仇,這等於在說記憶不再重要,當下的行為及選擇才決定人的存在;強尼的口味可以輕易地從法國菜轉成中國菜已經暗示了這點;更有甚者,杜琪峰電影裡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鎗火》,幾個殺手踢紙團扮瀟灑,對杜琪峰而言,這種記憶才是他最大的敵人,於是讓他們在笨重的大廢紙堆間被擊斃,雖沒了瀟灑,卻透出另一種自嘲的自信。

 

※本文刊於2009年10-12月號第141期電影欣賞雜誌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