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s Bone1.jpg  

 

《冰封之心》(Winter’s Bone,Debra Granik,2010)

 

多虧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創立了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讓許多有志又有才情的新導演能有獲得肯定的機會,逐漸累積、壯大並實現自己對電影的理想,拍自己真正想拍的,而不至一開始就受到商業機制篩選的挫敗。

 

2008年寇特妮‧杭特(Courtney Hunt)導演的《冰原之心》(Frozen River)以及2010年黛柏拉‧格蘭尼克(Debra Granik)導演的《冰封之心》,都是近年在日舞影展表現搶眼的美國獨立製片,二片導演同為女性,題材內容也很相近,其特別之處都是讓觀眾看到在號稱世界工業最發達、社會最先進、經濟最繁榮的美國,仍然在某些地區(尤其是邊境)還維持著只有發展中國家才保有的「二元經濟」﹝傳統、現代﹞的特徵。甚至透過女性角色在其中的衝撞,才能揭破一點點國家及父權體制所強力遮掩的吃人謊言。

 

《冰原之心》的兩位主角都是成年女性,其中之一是摩霍克族原住民(由此還帶出種族問題),而《冰封之心》的主角則是未成年女性,由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飾演的17歲少女芮兒(Ree),由於父親販毒入獄,以房子抵押交保之後卻不見蹤影,如果在期限之內他仍然沒有現身(法院規定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房子就會被沒收拍賣,芮兒一家(包括她精神失常的母親及兩名年幼的弟妹)得被迫搬離;在密蘇里州的歐札克山區(Ozark Mountain),沒有棲身的房子簡直是不可能存活的,於是芮兒只得不顧一切地要找出父親來。

 

就算不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亞瑟‧路易士(William Arthur Lewis)於1954年提出的「二元經濟模型」理論(Dual Sector Model)來做為分析架構,僅僅是簡單地從一般人認知的正規、地下經濟活動來看,也可以明白芮兒一家在正規經濟體系之內是毫無位置的,除了父親之外,其他家人均毫無勞動價值可供給正規經濟體系,而其父親既然從事販毒,亦表明連他也是靠著地下經濟討飯吃,隨著劇情的推展,更令人驚愕地發現,其實那一帶整個區域的居民幾乎都是靠著地下經濟討飯吃的,大部分還都有親族的關係,而為了全體的生計與生存,個體觸犯內規被懲罰或被要求犧牲幾乎是無人有意見的事,更別說性別上的壓迫了,由此也可明白在此體系內的所有人其實都是共犯,即使是親兄弟。

 

Winters-Bone3.png  

 

除了原本在正規經濟體系下已經受盡逼迫擠壓到邊緣位置的地區,導演還特意呈現芮兒在尋父的過程中所揭露的在當地的地下經濟組織中受到的壓迫,這是一層壓迫一層,如果找不到父親,芮兒剩下的唯一機會,就是直接投身於壓迫的源頭──國家──只有如此才可能獲得國家的保障,於是她選擇了從軍,結果仍然因為不符資格被打了回票,經辦人員愈是溫婉體貼愈是能突顯體制的冷酷──你想為國犧牲,國家還不一定要你──這是多麼吃人的國度!

 

導演以驚悚片的形式隱藏尖銳的批判視角,並且不時以懸疑牽引著觀眾的心弦,卻在看似不經意處陡然揭露殘酷的真相,看完內心糾結不已,只能說幸好美國還有這些獨立製片,能讓觀眾在好萊塢的聲光炫惑之中不致迷糊到以為這個國家真的是資本主義的夢幻天堂。

 

Winter’s Bone2.jpg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F
  • Jennifer Lawrence驚人的表演值得一提
    和X戰警第一戰中簡直是判若兩人
  • 片子性質不同
    對表演的要求也不一樣~~

    686 於 2011/11/18 01:05 回覆

  • 哈老蘇
  • 容我分享至臉書給朋友,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