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1  

 

 

1980年5月南韓發生的「光州事件」在南韓現代史上是個具有相當意義的事件。在此之前的1979年10月,藉五一六政變上台、統治南韓18年的總統朴正熙,遭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槍殺,原本專制獨裁的南韓政治忽然有可能提前進入「三金時代」(即三位在野民主派領袖:金泳三、金大中、金鍾泌可能接掌政權),詎料全斗煥少將發動雙十二政變,將繼任者崔圭夏趕下台,自朴正熙以來的軍事獨裁政治就這樣又延續了下去,原本朴正熙時代末期就已經對此極為不滿的人民,怎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在南韓西南方全羅道的光州一直是民主呼聲最高的地區(反對派領袖金大中即出身光州),當地人民最直接的反應,就是發起一波波的抗爭運動,剛上台的全斗煥為了穩定政權(也不斷拿出北韓威脅論、共產黨滲透來強化自身正當性),於是派出各種部隊遂行封鎖、鎮壓,甚至包括坦克及空降部隊,以軍事力量殺害自己人民,斑斑血跡,映照著南韓現代史上最嚴重的創傷。

 

張勳導演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找來韓國影帝宋康昊及德國知名演員湯瑪斯柯瑞奇曼(Thomas Kretschmann),將這當年唯一一位外國媒體記者潛入被軍事封鎖的光州,拍攝到鎮壓影像又運送至國外向全世界宣告的過程搬上銀幕,湯瑪斯柯瑞奇曼飾演德國駐日本記者尤爾根辛茲彼得(Jurgen Hinzpeter),宋康昊則飾演送他進出光州的傳奇計程車司機金四福。

 

記者尤爾根是真有其人,但已於去年過世,遺言甚至要求葬在光州,可見此事件在其生命中的重要性;然而金四福卻於事件後始終未再現身,尤爾根曾公開呼籲想與他再見上一面卻終不可得,但這反而給了編導戲劇化的空間,於是創造出金萬燮司機這個角色來,片中他被塑造為一位鰥夫,妻子因病過逝,他得獨力扶養小女兒,為了掙錢償還積欠房租,他搶下一單長途載客的生意,本以為跑完這單就能有一大筆進帳,哪知坐上他車子的客人是記者尤爾根,目的地則是光州。

 

小人物因緣際會(或曰莫名其妙)被捲入大歷史,其間的經歷、相關角色的視角與人心變化的幽微正是這類電影的精彩之處,但我看完此片的感覺卻是感動之餘還帶著點失落,尤其是片末還有一大段計程車隊與軍車飛車追逐的刺激戲,不免要說這畢竟還是一部商業電影,只是當韓國人已經不必再用相對「嚴肅」的態度來面對這段歷史的時候,大概就表示其實這段歷史的傷口早已經被清創過了,大多數人民可能是抱著「緬懷」的心情來看這部電影,甚至連「元兇」全斗煥都還趕寫出一部回憶錄來「催票」(結果被禁),你真的不能不佩服韓國人自我砥礪前進的動力。

 

同樣是直拍光州事件的電影,甚至同樣以計程車司機為主角,2007年金志勛導演的《華麗的假期》很可以作為此片的對照及參考,但我個人認為真正能為光州事件的歷史進行清創的電影只有二部:一是自1999年不斷回溯追索過去廿年韓國社會發展的李滄東《薄荷糖》,以及以偵辦一樁連續殺人案的兩個無力刑警來諷刺全斗煥下台前的整個政治及社會低迷氛圍的奉俊昊《殺人回憶》,後者也正是宋康昊真正的實力演出之作。

 

有了這二部為歷史清創的電影,人們才能好整以暇地繼續觀看《華麗的假期》以及《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並且齊唱《獻給你的進行曲》。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2  

 

※本文刊於2017年9月20日《 The Affairs 週刊編集》第四期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