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往鑑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各位同仁:婊子無情,戲子無義。」──楊德昌,「寫在《獨立時代》之前」,1993/08/05

一、燈亮以前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由張大春「聆聽父親」開始

我沒有父親可以聆聽。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駕駛是一種令人歎為觀止的失憶狀態。一切在眼前等著被發掘,一切都隨即從記憶中飛逝。」──(布希亞,「美國」)

機車也好,汽車也罷,一坐上駕駛座,就停不下來。我的出遊常常沒有目的地,就是一直開。時間彷彿就這樣算了,不管是流逝或停滯都無所謂,反正毫無感覺;既無目的地,也就不需要目的地;沒有特別的期待,也就談不上失望;眼前隨時都是新風景──時間都無意義了,新舊其實也毫無意義──每一瞬間眼中所見既不同又相同,表面上好像是你無視於眼前的景物,實際上它們對你理都不理。總覺得萬事萬物迎你而來,卻又立刻叛你而去,唯一忠實的只有路旁的檳榔西施。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詩喚起我們的想像力,且不知不覺地在我們心中展開一切意象。就這樣使我們緊緊地抓住實在。」

「每一首偉大的詩都具有不能為詮釋所化解的意義,它們僅能提供詮釋的方針而已。設若完全理性的詮釋是可能的,則詩成為多餘──事實上,最初就沒有真正的詩底創作,只不過是詮釋藉著這些無形又無法分析和化解的基本視觀,提高某些要素的可接近性,而使它們清楚地顯露出來罷了。」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我想這一切都是由於我太過浪漫的緣故。

高中時認識一個南部女孩,可以在畢業旅行途中丟下全班同學跑去找她;那時候以為追女孩子是再浪漫不過的事。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