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神偷2.jpg 

 

所有的電影都是懷舊電影。

 

懷舊電影有兩種意義:最直接的當然是指內容的目的性,只要呈現某個故事其原初的目的是為了喚起觀眾對時代的共鳴。推而廣之則不論內容如何,任何電影經過一段時間自然就會成為舊物而逐漸被遺忘,直到被有心人重新翻找出來,就算那是一部未來世界的科幻片,只要人們重新觀看它,仍然會產生懷舊的作用與情感。

 

以狹義者而言,由羅啟銳編導、張婉婷監製的《歲月神偷》就是最近的顯例,事實上兩岸三地裡香港的懷舊電影可說是最多也最豐富的。依照文本所呈現的時間長短,還可以分為市民史詩及時代剖面兩類。

 

例如同樣也是由張婉婷、羅啟銳合作編導的《玻璃之城》、許鞍華《千言萬語》、趙良駿《金雞》及《老港正傳》等,故事前後縱深均長達數十年,市民史詩的類型特色十分明顯;至於像成龍《A計畫續集》、王家衛《阿飛正傳》及《花樣年華》、張艾嘉《心動》、周星馳《功夫》乃至陳德森的《十月圍城》等,雖非以懷舊為主要目的,但均以強烈企圖心再現過去的某個時代,時代切片的意義在整部片子裡仍具有不可磨滅的重要地位。

 

這種分類的界線當然並非絕對,《歲月神偷》便介於此二者之間,全片以呈現60年代香港深水埗的街巷民生為主,但故事於結尾延伸至10多年後,刻意拉長了時間縱深,以產生史詩的感受。

 

此外還有一種,雖然全片演出都是當下的故事,難以懷舊電影稱之,但是片中某段突然插入許多舊時代的片段,或是舊照片,或是舊影像,雖只是畫龍點睛,同樣具有懷舊的作用。彭浩翔的《AV》就插入了許多1971年香港的大學生參與保釣運動的記錄影像,對比影片所呈現的現代大學生的拍A片理想,讓人不知該為前者的失敗扼腕,還是該為後者的成功喝采。

 

杜琪峰的《文雀》雖是四個扒手仗義行救孤女的當代故事,但片子從片名字幕的美術字體就已開始展現懷舊情調了,片末還放上許多港島西環的老照片,濃烈的氛圍不輸其他懷舊電影。

 

在這些懷舊電影中,《歲月神偷》其實稱不上最佳,但一來時機點對了,距離上一部懷舊電影《老港正傳》已整整3年,二來片子的爭議性也較低,雖亦有評論指稱此片「在主旋律下刻意去政治化」,但比起較煽情且過度選擇性記憶的《老港正傳》,《歲月神偷》的接受度相較之下是非常強的。

 

歲月神偷1.jpg 

 

整部片的主軸是透過羅進二(鍾紹圖飾演)這個小男孩的視角來看他生活與經歷的週遭(經常透過一個玻璃魚缸,所見自然有部分扭曲),羅啟銳導演坦承本片有一部份是他的幼年自況;任達華吳君如飾演的鞋店老闆夫妻正是他的爸媽,而他還有一個讀拔萃中學的大哥羅進一(李治廷飾演)──拜去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音樂人生》之賜,我們才知道羅進一與音樂天才黃家正讀的是同一間菁英中學,而「We are the best of the best」這句口號到現在這間英式貴族名校的學生還在喊。

 

羅進一與女同學Flora(蔡穎恩飾演)之間的感情走窮小子戀上富家女的模式,可以說是《不脫襪的人》(註)裡鍾鎮濤與張曼玉的未成年版,只是拆散他們的不是67反英抗暴,也不是女生出國讀書,而是血癌;小弟羅進二無能為力只能旁觀,爸媽任達華與吳君如亦無選擇只能盡力挽救一切。這種通俗編劇在有說服力的演員表現上達到了一定的摧淚效果,但卻也把握住了片名所揭示的主旨:當時間要帶走你心愛的東西時,你除了目睹並盡可能地記憶一切,別無其他方法,即使拿其他心愛的東西也無法交換。

 

電影本就是一種對亡者的召魂術:時間會帶走一切,然而人總是會記得最美好的,對那些醜惡的、悲苦的、想忘忘不掉的,甚至對當下仍可能會有影響的,則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既然不可能百分之百重現,導演予以篩選過濾、截長補短便成為不可避免的加工處理手段,就像《歲月神偷》以60年代西九龍的深水埗為背景(竟能看見舊啟德機場的飛機起降?),但電影卻是在港島上環的永利街拍攝,且由於電影深獲港人歡迎,竟促使原本計畫清拆的永利街得以完整保留,電影之外的情事有時甚至比電影本身更有戲劇性!

 

平實的電影只要平實視之即可,無須再多做任何擴張解釋,然而與《麥兜故事》相比,就更能理解《歲月神偷》的單純懷舊與悼亡,忽略或模糊了與當下香港的現實對照,其實有如洗去了茶垢的宜興茶壺──味道淡了。

 

1997年中共改革派副總理李瑞環曾提出所謂「茶垢」理論:香港及其價值就如茶垢,「只有外行人才會買下一個珍貴的宜興茶壺而把茶垢洗掉。」

 

香港現在還剩下多少「茶垢」呢?這是許多香港人的耽憂,作為一個臺灣人如我現在只想問一聲:到底深水埗能看得到舊啟德機場的飛機起降否?

 

 不脫襪的人1.jpg

 

註:嚴格說來,陳友導演的《不脫襪的人》並非真的是窮小子戀上富家女;鍾鎮濤是窮沒錯,但張曼玉則只是「有潛力」成為富家女,只要她願意;因之此片女主角戲份吃重(張曼玉以此片贏得1989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也是她電影生涯第一個獎),與《歲月神偷》裡的Flora生來就是富家女完全不同,Flora此角也沒有多少戲份。此處只是想點出《不脫襪的人》亦為一懷舊電影且有部分結構與《歲月神偷》類同,為恐讀者誤會以為兩片劇情相近(其實差異甚大),特此說明。

 

※本文刊於2010年530旺報文化周報

創作者介紹
686

痞角度

6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k2
  • 香港還剩多少「茶垢」?
    臺灣會出現多少「重建街」呢?
  • 自己洗掉茶垢
    那就是自作孽了~~

    686 於 2010/06/03 01:20 回覆

  • Caribbean
  • 梁家輝跟梁朝偉演的<新難兄難弟>可以拿出來看一下, 雖然劇情有點誇張, 有點跨越時間的"科幻"題材, 但是梁朝偉在時空交錯的環境下, 也慢慢體會到父親的一些從未表現過, 隱藏於背後的情感.... 常常想著, 如果是我, 又會是如何?
  • 這片我看過,也是玩[回到未來]的概念,梁家輝和劉嘉玲片中是一對,最後那首tell laura i love her還蠻感人~~

    686 於 2010/07/14 14:42 回覆